AnryEnvelope

咕咕咕咕XD这儿是超级佛系的安瑞!沉迷法语音乐剧,以及一切萌系的东西!虽然总是撒糖但更喜欢吃刀w每天都在挑战自己的虐点!

开膛手与刺玫瑰【整理】

感谢所有点过喜欢的人,这是第一次在老福特完结一篇文,真的超开心!

图 @Anyum 严禁二次转载!

开膛手与刺玫瑰(七)【完结】

#杰园#   #超短篇#
我真的在七夕完结了这个小短文!
设定其实是类似于平行世界?
原谅我恶趣味的片段数XD

Scene11.
艾玛最终没有换上她最好看的裙子,而依然是一身园丁打扮。
毫不意外地在门口见到了某位绅士。
他拉开车门,恭敬地邀请她进入马车。
她会答应这个邀请,心中必是有所松动了。现在只要顺着那些裂缝,稍稍敲打……她一定会投降的,他有十足的把握。
马车内的艾玛目光始终不肯落在杰克身上,却忘了真正有决心的人是不会逃避这点交流的。

他心情越发愉悦,甚至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曲。
有这么高兴么?
艾玛忍不住回头,正对上他的目光。
那样炽热,被看着的灼烧感从心尖烧到了脸颊。
她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别开了脸。

“欢迎光临寒舍,亲爱的伍兹小姐。”
这还是艾玛第一次走进他的家。
里面的陈设他并未刻意改变,只是将窗帘全部拉开,让室内一反常态地明亮起来。
玫瑰已经渐入暮期,花园看着微微萧索,最娇艳的玫瑰都被选进了室内的花瓶。
杰克邀请她坐下。
不同的甜点被依次摆上了桌。
“这也许将是一场漫长的谈话,伍兹小姐,”杰克将红茶递给了她,“还请您谈话的同时能享受我的手艺。”

艾玛是真的动摇了。
杰克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温柔的眼神,即使明知他在刻意引诱,还是掉进了他精心布置的陷阱。

“伍兹小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的确知道我是个杀人魔,我还是一位男士,在复仇上,我能做得更好。”
“您对我而言是独一无二的珍宝,我不会容忍您痛苦,请相信,我会为您做好一切。”
“比起复仇的苦大仇深,我更想在你脸上看见真心的笑容。”
……

“我不相信您。”
“您不可能护着我一辈子。”
“可是不能亲手复仇,我所做的一切就没有意义。”
反驳的句子越来越长,声音却越来越小,越来越缺少底气。
这么多年的仇恨,自责,恐惧……还有午夜梦回时回忆的一点点温情。
她终于放弃挣扎,泣不成声。

杰克将她揽入怀中,任由她的泪水打湿衣衫,左手轻轻地抚过她的背。
这或许是她今后再不会有的示弱。
就该在这时——敲下最后一击。
“丽莎。”他温声唤道。
“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作为久别重逢的礼物。”
礼盒里是一件红色的花裙,和当年他给她的几乎一模一样。
裙子的上面,还放着她从前亲手做的,十多年过去仍然光洁如初的,玫瑰手杖。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哑声回答,
“我相信您,我答应。”

End
【她生命中的第二个长辈给了她所有祝福,他和她一起送别了那位长辈。
他成功为她报了仇,仇人的死因是颠茄中毒致幻而出了意外。
他完成了他的所有承诺,包括,照顾她一辈子。】

开膛手与刺玫瑰(六)

#杰园#  #超短篇#
立个Flag,明天完结,作为七夕糖XD

Scene9.
      艾玛努力不去想杰克送她回来时对她说的话。
      她知道杰克会怀疑,会试探,甚至是确定。所以她无意隐瞒。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对他的试探?
      很抱歉,你记忆中的乖巧小女孩,心中盛满了复仇的恨意,只是无法执行,无处发泄。
      不过我们彼此彼此,你至少也不是我记忆中那个绅士叔叔了。

      为什么确定杰克就是开膛手?
      也许是她不在他防备的范围内,雾区对她无效,所以时常夜行的她曾撞破杰克的行凶现场,也就不难将之前的几起凶杀案与他联系起来。
      为什么明知有杀手,还要夜行?
      谁知道呢?
      也许,她也期盼着某种结局吧。
      不要想了,那句话,毫无理由,毫无意义。
      “如果我说我会完成你的愿望,你愿意做回真正的自己么?”

      杰克并不在乎艾玛的回答。
      他愿意相信艾玛就是丽莎,是他重要回忆里唯一剩下的人。
      所以艾玛的态度已经不再重要。
      无论如何,他都要达成自己的目的。
      他已身处深渊,但他仍期望,能给予她他所渴求而得不到的东西。
      温暖,或是希望。
      优雅地拿起手杖,以前只用来珍藏,不忍让它沾上鲜血,这一刻,是该它发挥作用了。

      猎物依然是猎物,目标却由征服变为了引诱。
      而他会用比以往更认真的态度,面对这次狩猎。

Scene10.
      自那以后,无论艾玛多早出门,她都能看见带着微笑着等着她的杰克。克利切对此很不满,却无能为力。唯一让他略感欣慰的是,杰克从未有过失礼的举动,就仿佛是艾玛最忠实的执事。
      艾玛不愿意这样被动,也利用自己对地形的记忆扳回几成。
      这样的明争暗斗竟然让她觉得有些开心。不用担心对方识破自己,因为他已经知道,进而感到无限轻松。

      反应过来的艾玛吓了一跳。
      真是狡猾的杀手,居然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卸下了心防。
      不应该陶醉在这样的“现世安稳”。
      可毫无头绪的复仇更让人痛苦。
      他说,他来复仇。
      这样的绅士,不会不兑现承诺的吧?

      杰克正在为计划中重要的一环做准备。
      许久没有碰过甜点了,但为了可爱的小姐,也一定要做到最好。
      适量的酒也许也会能锦上添花?
      当然,不能少了真正的花,要挑选出花园里最美的几支玫瑰,装点这整个计划。

      克利切没有想到今天还没有开始跟踪就被艾玛拦了下来,几乎以为她要质问他为什么做出这样的事情。
最近伍兹小姐似乎有些改变了。
      说不太清楚,但……她的笑容更真实了。
      “皮尔森先生?”艾玛主动向他问好。
      “感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真的。”

      艾玛收到了一封由杰克亲手交给她的、被染上花香的邀请函。

开膛手与刺玫瑰(五)

#杰园#  #超短篇#
时隔一个月被人点赞了感觉好方!果然我还是快点回来完结吧……专业撒糖户!
应该很快就会结局啦XD

Scene7.
      当你想见到一个人时,命运总让你们避开,而当你想避开一个人时,你却总是遇见他。
      艾玛今天一早又提着工具箱出了门。
      克利切紧张地跟在她身后不远处。“哪怕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克利切也不会放弃!”他正是靠着这样的信念坚持着。
      “他可真是愈挫愈勇,”艾玛想着,“为什么他那么执着于我呢?”
      目的不明的接近一直让她心怀警惕,相比之下,倒不如那位“绅士”直接。
      可艾玛不知道,她虽然知道他的身份,却不一定猜对了他的目的。

      今天的克利切格外难缠,艾玛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甩脱。想到昨晚的事,心念一转,她朝着某个人的家走去。
      他只在晚上动手,想必白天也不会到哪儿去。
      “杰克先生,您在家么?”她敲响了他的门。
      杰克刚煮好了咖啡,准备了简单的糕点。
      克利切犹豫了许久,还是选择了在不远处观望。
      伍兹小姐以前绝对没有见过这个假面绅士。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亲密?

      “希望我的招待能让您满意,可爱的小姐。”这位不速之客可是他的猎物,要用全部的手段来捕捉。
      岁月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痕迹,也许这正是这个年龄段男人的特权。如果,如果父亲还活着……
      艾玛整理好情绪,摆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Scene8.
      “我们到了,谢谢您,杰克先生。”至少在杰克的掩护下摆脱了克利切,艾玛舒了一口气。
      这儿确实是不能更普通的一个庄园。
      “那么我在附近的酒吧等您,伍兹小姐。”
      如果你想打探什么消息,酒吧无疑是个好地方。
      “那个庄园?听说住的是一个老太太,成天跟植物打交道。”
      “那老婆子挺可怜的,丈夫死了,又没有孩子,等她也死了,庄园就该交公了。”
      “好像是有一个小姑娘常过去,可能是仆人吧。”
……
      形象再一次重合,艾玛也喜欢植物。
      可如果她真的是丽莎,又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事?

      艾玛打理着植物园,休息时就翻翻植物百科书籍。                  她以前只喜欢花,却不知道还有其他瑰丽而可怕的植物。
      比如颠茄。
      她微微出神。她知道老太太的底细,老太太可怜她的遭遇。一个守口如瓶,一个倾囊相授。这种合作关系到如今也快结束了,眼看着她就要撑不下去了。
      艾玛佩服她的决绝,为了给家人复仇委身下嫁,运用自己所学营造了完美的“暴毙”。
      而自己,连复仇的对象都找不到。孤儿的身份让她没有能力独自离开这座城市。

      小心地收捡好工具箱——里面其实是各式仪器,用来提取植物中的某些成分。
      她去向老妇人告别。老妇人的目光已不复当初的深沉,只有无尽的慈祥。艾玛陪着她度过了漫长而无聊的人生最后几年。她也试过劝她放下仇恨,但她更能感同身受,明白那刻骨的痛楚如不发泄,只会自毁。
      仁慈的神哪,我罪大恶极,不奢求宽恕,可这个女孩儿还什么都做,愿您庇佑她。

翻窗(泼妇跨栏)二三事(求画触认领这个小片段!)

#超短#
手残真的不会画画,但总觉得这个片段画出来会比较有意思XD
希望有大佬愿意认领!

#以下正片#
杰克第一次参加狂欢,见到艾玛,刚好是她为了逃脱追捕撑着窗台一跃而出,利落的背影迅速消失在狭小的窗口。
这次他带了封窗,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最终艾玛凭着对地图的熟悉,成功甩脱了他,只是在回头的一瞥中,见到了一个修长的身影,和那反射着光的利爪。

谁也没有想到杰克和艾玛会走得越来越近。
但不知何时起,求生者们都习惯了杰克无视他们直追艾玛,或者抱着艾玛围观他们破译,甚至是胁迫他们帮忙演出一场婚礼。
但求生者们渐渐发现了一个规律,在有艾玛参与的监管者是杰克的狂欢中,杰克几乎不会翻窗。
不知是由谁开始,传开了一个说法,叫“泼妇跨栏”,用于形容杰克的翻窗姿势。
难道杰克他也知道了?而他决定在艾玛面前保持绅士优雅?

庄园主给的待遇是十分优厚的,单人宿舍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各人的权益。
也因此有人能在半夜敲响别人的窗。
艾玛揉着惺忪的睡眼来到窗边,本以为是橘猫又调皮了,等见到窗外的身影,她立时清醒了过来。
“杰克先生?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在我的窗外?
“这个,出于礼仪,伍兹小姐不先邀请我进屋去坐坐么?”出于礼仪,他可不应该深夜造访一个女子的房间。可总不能说自己最近值班没有见到她很想她?
艾玛犹豫了一会儿,打开了窗。
走门风险太大了,她可不想成为明天的头条新闻,何况还有父亲看着。
这会儿却轮到杰克犹豫了,他思考了一会儿他当着艾玛的面翻窗后艾玛对他好感度降低的可能性,最终做出了决定。

“伍兹小姐,请伸出双臂。”
艾玛不明所以地依言照做,动作稍显迟疑。
杰克的笑意更深了。
他小心地举起艾玛,调整着动作,将她从宿舍里抱了出来。
那是他作为绅士引以为傲的公主抱。
艾玛已经很多次感受过杰克的怀抱,但那都是在狂欢中。
现在,她看着他盈满笑意的双眼,清晰地感觉到,这颗疯狂跳动的心,是因为监管者与求生者身份之外的东西。

开膛手与刺玫瑰(四)

#杰园#  #超短篇#
思路有点卡,这章估计会成为黑历史……
前篇开膛手与刺玫瑰(三)

Scene6.
      第二次见到艾玛时,杰克正在创作完并回家的路上。
      她穿着咖啡色的裙子,怀中抱着一个工具箱。
      “伍兹小姐?”杰克是真的有些惊讶,但很快转为了其他的情绪,“这么晚了,孤身在外可不安全。”
      “晚上好,杰克先生,遇上像您这样的人,可能的确不太安全,”伍兹带着笑说,“我开玩笑的,还请您不要在意。”
      杰克将所有的想法压下去,面上仍是无可挑剔的笑容,就像摘不下来的面具。
      “当然不会,美丽的女士总是有特权的,那么伍兹小姐,我能否恳请你,允许我护送你?”
      “我的荣幸,杰克先生。”

      一言不发的行程无疑是乏味的,杰克本着试探的心思主动开始了交流。
      “伍兹小姐是从哪儿回来?”
      “一位老太太家,她已经没法儿亲自打理花田了,而我是一名园丁。”艾玛答道。
      “用工具箱?”这些可不是用来除草杀虫的工具。
“哦,她家的家具也有些腐朽了,我顺便修理一下。”艾玛面色如常。
      “抱歉,我并不是怀疑您说谎……”
      “这无需解释,您的怀疑是对的,”艾玛抬头看向他的眼睛,“毕竟时间很晚了,而我还在街上,像您一样。”

      几次交锋下来,杰克几乎可以确定,艾玛她知道——至少隐约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这可真是有趣。虽说面具只能遮住脸,但在他的雾区里,要看清他可不容易,何况是在他没有发现的情况下。
      不等他再继续问些什么,艾玛已经到了目的地。
      “福利院?”也是,有家长的孩子也不会这么晚还在外面晃荡了。
      “没错,我是个孤儿。”艾玛坦然承认。
      杰克心中有一个模糊的想法,但他本能地否认。
      “失礼了,伍兹小姐,请问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姓贝克的姑娘?”

      “这里没有什么贝克!”一个人忽然冲了出来,“伍兹小姐,这么晚,这么晚才回来,克利切,很担心!”
      “我没事,皮尔森先生,”伍兹拿出她的微笑,“我很好,是这位绅士送我回来的。”
      杰克看着眼前这个人,他目光躲闪,站姿奇怪,看着就不像是个正经人——至少表面上不像。
      但绅士不应该当着女士的面说另一个人的坏话。
      “那么,我先告辞了。”优雅地行完礼,杰克转身离开。
      那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同时出现在两位男士心中。

各位看一看好不好X

第一次试着做这个,求个支持!我只负责搬运,其他都是这位太太的功劳! @可燃冰 
【第五人格/杰园】Stranger(开膛手X幼年园)

开膛手与刺玫瑰(三)

#杰园# #超短篇#
超级感谢大家的喜欢!
前篇《开膛手与刺玫瑰(一)》
《开膛手与刺玫瑰(二)》

Scene4.
      又一个猎物被处理完了。
      杰克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用手帕擦拭去刀上的血迹,准备迎接修整期。
——即使再喜欢红色,也不能每天只剩下杀人,这可不是绅士所为。
      他在这个地区有一处小楼,外面看上去干净整洁,甚至有一片红玫瑰田,只是总让人觉得阴森。仿佛里面住着吸血的伯爵,用人类的鲜血和尸体滋润这片花田。
      进门之前,他顺手采下一朵正盛放的玫瑰,全然不在意那细小的刺没入指尖。

      手杖上的花该换了。
      最初的那朵在这十多年间已消失无踪,之后他便习惯了在花期为它换上新鲜花朵,平时就用干花或者假花稍作替代。手杖即使做工再精良,如果不是他这些年细致入微的保养,也没法一直保存。
      只是,为什么要这样宝贝这支手杖?里奥已经回不来了,他的女儿也不知去向。说回来,十多年了,他都已经忘记她的模样了。

      只是一个纪念罢了,什么也证明不了,不论是过去曾有的温暖记忆,还是其他那些不知名的情绪——

Scene5.
      优雅地打开珍藏的红酒,为自己斟了一杯,杰克悠闲地靠在窗边从外面很难注意到的位置,享受着漫长的时光。
      阳光正好从窗外射入,透过拉着的窗帘,投下不会再令杰克感到不适的稀疏的碎影。

      接着,他就被眼前的一摸红晃花了眼。
      一个身着花匠服装的女生,正颇为欣赏地打量着他的玫瑰丛。
      与她那一身可爱的红形成对比的,是那双碧绿的眼。
      这些年杰克总是有意无意地关注女孩们的眼睛,碧绿的他见过不少,只是再找不到当初的感觉。就像眼前这位。
      看着玫瑰的时候倒还是很干净,目光移到自己的房子时,就有了阴影。
      但不失为一个备选的目标?

      杰克拉开窗帘,好像很惊讶地对上了女孩的目光。
      “这位小姐?”
      “打扰了,先生,我是说,您的玫瑰养得真好。”女孩由衷地赞叹着。
      “感谢您的夸赞,在下杰克,是这儿的主人,敢问小姐芳名?”隔着窗,杰克绅士地弯了弯腰。
      “艾玛,艾玛▪伍兹,杰克先生。”对方也回以同等的礼仪。
      “那么伍兹小姐,不介意的话,请进屋来喝一杯茶?”
      “对不起,先生,我还有工作要做,打扰您了。”
      “请等一等。”

      猎物不上钩……没关系,这只是暂时的,他总是能抓住机会的,再说,这也的确不是一个下手的好地方。
      “失礼了,伍兹小姐,”杰克摘下几朵娇艳欲滴的玫瑰,细心地除去上面的刺,用刚刚从屋里拿出来的红色缎带包好,隔着并不高的栅栏,递了过去。“这花十分衬您,还请您收下我的见面礼。”
      艾玛很自然地接过花束,“我没有什么回赠的,”她微笑着,“还请您低下身来。”
      杰克依言照做。
      艾玛取下自己身上的別着的绸花——那同样是一朵红玫瑰,并踮脚将它别在了杰克胸前。
      “这花也十分衬您,杰克先生。”

开膛手与刺玫瑰(二)

#杰园# #超短篇#
前篇开膛手与刺玫瑰(一)
感谢各位的喜欢X
这个算是过渡?因为很短所以会很快完结的w

Scene3.
      “这就要走了?”里奥还想再挽留一下。
      “已经叨扰一天了,若有机会,我还会再来拜访的。”杰克保持着他的微笑,哪怕是面对老朋友。

      “杰克先生,请等一下!”丽莎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什么。
      “请您收下这份礼物!”丽莎低着头,尽管从杰克的角度,依然可以看见她布满红晕的脸颊。
      那是一个细致加工过的手杖,用干玫瑰花装饰着。
里奥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杰克单膝跪下,让自己与丽莎平视,“谢谢你,可爱的小姐,”他小心地接过手杖,“可否问一下为什么要送我这份珍贵的礼物?”
      丽莎抬起头,碧绿的眼中是天真的欢喜,“因为您送了我玫瑰红的裙子,这是回礼,而且……绅士怎么能没有相配的手杖呢?”
      哦,红裙子,是他作为久违的客人的礼物,出于自己的喜好选择了红色,却意外地适合。

      玛莎一边安抚里奥,一边笑着解释,“这原本是准备送给里奥的生日礼物,里奥可是一直在期待着呢,看来我们的小丽莎还是更喜欢绅士先生啊。”
      “不,不是的,”丽莎急忙解释,“给父亲的礼物是另一件,我做好了之后觉得手杖不适合父亲……”
      的确,里奥可不需要这个,杰克一手拿着手杖,看着丽莎的小脸心念一动,另一只手就将她搂了起来。

      杰克歪头直视着那双清澈的眼,“您真是位可爱的小姐。”

开膛手与刺玫瑰(一)

#杰园#  #超短篇#
如果您喜欢那就太好了!
第一次在乐乎上发文,格式不足之处还请见谅!
手残不会画画没有配图嗯……

Scene1.
         杰克第一眼就看到了生机勃勃的小花园。
         正值四月,百花盛放的季节,玫瑰丛中夹杂着几朵雏菊与山茶,还有正生长着的百合……虽然小,却也明丽动人。

         “里奥什么时候也开始种花了?”正寻思着,杰克的目光就被突然冒出来的草帽吸引了。那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看起来还只有七八岁,正小心地避开玫瑰的茎,给花园除草。

         汗珠顺着她的脸庞滑落,没进土壤,女孩专心地工作,仿佛眼前的小花园就是整个世界。杰克看着她不时轻抚花朵,小脸上的满足几乎要溢出来。

         不知过去多久,她停下工作,起身伸了个懒腰,这才注意到了门前的戴着礼帽的绅士。
         “你好,我是杰克,来拜访此间主人里奥,请问他在吗?”杰克微笑着,弯下身子,让小女孩不用仰头那么辛苦。
         “父亲?他在家……您就是杰克先生?父亲记挂好几天了。”小姑娘面对这样礼貌的陌生人似乎有些害羞,但还是很快做出了回应。
         “你是他的女儿丽莎?还真是好多年不见了……”

Scene2.
         “杰克老弟,几年不见,你那一套还是没变,在我这就省点力气吧。”里奥豪爽地拍拍他的肩,将人请进了客厅。玛莎已经备好了红茶与点心,桌上的花瓶里插着几支玫瑰,开得正好,散发着沁人的芬芳。

         见杰克的目光落在花瓶上,里奥忍不住开始夸耀,“漂亮吧?这可都是我女儿亲手种的,她就喜欢这些,你也看见了,那个小花园多好看,这些可都是她的功劳。”
         “这么久了,你对女儿的宠溺真是一点也没见少,当初我想抱一下你都是好不容易才松口……”杰克感慨着,却见里奥脸上的自得忽而变成了傻乎乎——原谅他用这个词形容——的笑容。

         “丽莎,乖女儿,到爸爸这儿来。”里奥张开双手,一把抱起从杰克身后小跑过来的女孩。
此时的她已经换了身衣裳,穿着可爱的裙子,打扮得像个花童。
         杰克忍不住逗弄,“丽莎小姐,爸爸那么健壮,抱着可不太舒服,我是否有幸邀请你到我怀里来?”
——果不其然收获了眼刀数枚。
丽莎却无视了父亲的不乐意。读过童话的小女孩对举止优雅的男子总是怀有好感的,何况这还是父亲的朋友,是可以信任的人。
         “当然可以,杰克先生。”

         里奥当然不舍得伤害丽莎,小心地将她放下,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好友一个公主抱搂起来,还“深情对视”着。
         “杰克,”他最终还是忍不住阴森森地开口,“放下我的女儿,她还只是个孩子。”